深夜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醒者传说 > 第99章 侍火神兽投降
????姜小凤入圣当然是件非常大的喜事。

????伯阳想喝点酒,转头看着白羊试探道:“火神前辈,上次那酒,还有没有?”

????白羊立刻摆出了警惕的姿态,小心地看着伯阳。

????“我现在是羊。另外上次是水神招待,啥酒?”白羊装糊涂,但是没毛病。

????伯阳当然知道,上次那凝丹玉液酒是水神招待的,但圣火殿虽然山寨一些,也还是火神的地盘啊!

????伯阳虽是人类,但毕竟是至人,不能没皮没脸,打算就此作罢。

????“唉,欠你们似的!走吧,走吧,进殿。”白羊摇了摇头,向殿内走去。

????伯阳和姜小凤相视一笑,跟着白羊走进上次来过的厅堂。

????一胖一瘦两个矮人再次出现,张罗着餐食果然火神招待的餐食中有烤肉!可惜好吃肉的没来。

????最后,胖的矮人终于拿来了伯阳和姜小凤都比较期待的凝丹玉液酒。

????姜小凤入圣境,体内形络不知扩大了多少倍,对能量的摄入非常渴求,于是不等招呼就喝了不下十杯!

????“嗯……”姜小凤感觉有点晕,“嗯”字发音时拐了几个弯,起起伏伏,抑扬顿挫。

????“慢点,小凤,烤肉要吃一些,这可是火神招待的!”伯阳提醒姜小凤。

????姜小凤看了伯阳一眼,眼神有些迷离,傻傻地笑了笑,抓了一把烤肉就放入口中,紧接着又灌下了五杯凝丹玉液酒。

????伯阳看着姜小凤喝酒,想起了上次水神说过的一句话:“虽是仙酒,喝多了也上头啊!”

????果然,贪杯的那位没多久就倒下了。

????“伯阳……大……大哥,不要不管我……”姜小凤躺在地上,重复了几遍这句话。

????白羊一直卧在正中间的矮桌后面,没有吃,也没有喝,同情地看着姜小凤倒下去。

????“痴男怨女,红尘即是昏沉啊!”白羊莫名其妙叹息道。

????伯阳一直保持着风度,慢慢地吃肉,然后喝酒,酒只喝了三十杯,并不多。

????因为他已经是至人,酒这种东西早已参透,更多地是为了汲取其中那种催化能量的能量。

????看到姜小凤倒下,听着白羊火神感慨,他若有所思。

????姜小凤倒下后,没有呕吐。仙酒想必只是让人能睡过去吧,毕竟不是人类那种有毒害的粗酒。伯阳也就没有去扶起她,只是看着她沉睡,听着她梦中的呓语。比较难堪地是,姜小凤的呓语中几乎没有一句不提到“伯阳”两个字。

????伯阳终于觉得应该走过去,扶起姜小凤。

????记得当年,懵懂少女初识外乡人,腼腆羞涩;记得当年,小凤母亲在自己肩上重重地一拍;以及“伯阳哥哥……”四个字,好像无数次出现在耳边、梦里。

????过去,现在,以及将来。

????过去认识的已然过去,现在认识的正在身边,将来是欢欣还是苦涩,不得而知。

????伯阳入圣后就想起了很多,入至人境界后,可以说是能观过去,想现在,但唯一看不清未来。

????他有过慈祥的母亲、有过那一箱神秘的书籍、有过元识霸体,还有过小凤。

????“好了,明天事,明天议,好在我们还在显域。”白羊陌然道。

????伯阳明白他的意思。扶着手脚还算清醒的姜小凤,跟随瘦的矮人去往了一间休息的厅堂。

????姜小凤在卧榻上扭动,好像喝得还不够。因为真正喝多的话,不会扭动。

????伯阳坐在榻边,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然后将薄毯盖上去,只露出那张俊丽的女性脸庞。

????“伯阳哥哥……”姜小凤又在做梦。

????伯阳心里紧了一下,但马上就想到了听希。以及,千年前的**……

????听着梦呓,伯阳伏在姜小凤躺着的榻边,然后睡着了。

????清晨已来。

????白羊看着那只嫩白的脚放在一个至人不,一个男人的脑袋上,非常费解。

????伯阳终于醒来,感觉头上有些沉重。

????呃,姜小凤的脚丫!在自己的脑袋上!

????但是不敢声张啊,不敢动啊!香甜睡着的人,有多少人能狠心去打扰?

????白羊偏偏是个狠心的羊。

????“太阳照屁股了,还睡!”白羊吼道。

????姜小凤忽然从榻上跳起来,单手撑着榻沿,警惕地望着周围。

????原来是伯阳,还有……白羊。

????敌意散去,姜小凤跳下卧榻,朝着白羊行礼。

????伯阳站起身,感觉腿脚有些麻,然后看着正在行礼的姜小凤。

????“知道什么是圣人吗?”白羊盯着姜小凤问。

????姜小凤愕然,看了看伯阳,想了想过去,头很疼,觉得一定是喝到了勾兑酒。

????后来终于想到自己昨天好像入圣了啊,但是现在,怎么一点都没有圣人的感觉呢?

????一定是做梦!

????姜小凤觉得一定是这样了,然后给眼前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想要确定一下是不是梦境。

????“啊!”伯阳大声叫喊起来。

????姜小凤一愣,这才发现,原来咬的手臂不是自己的。

????“太无聊。”白羊摇了摇头,走了。剩下看着牙印的伯阳,以及咬下牙印的姜小凤。

????“伯阳大哥,对不起……”姜小凤低下头,偷偷看着伯阳道。

????“哦,没关系,下次少喝酒。”伯阳很平静地说道。

????姜小凤感觉有秋风滑过鬓角,于是又升起了一些圣人的情绪,抓过伯阳的胳膊,又咬了一口。

????“天哪!”伯阳叫了一声,但是声音很低。

????姜小凤看着那个咬过的痕迹,心里十分满足,吾现在也是圣人了,咬你咋地?等到至人时,天天咬你!走着看!

????……

????远在南山中的听希,忽然心里一紧,似乎心跳暂停了几秒;之后她想了想,好像最近有点累啊。

????……

????“走吧,还有正事。”白羊忽然走了过来。姜小凤转眼看了看四周,不知道它从哪里来。

????“当前显域的火能生命形体,有一个指挥中枢,在炎山。”白羊道,眼皮都没抬,或者,不想抬。

????伯阳和姜小凤这才彻底清醒过来。是啊,还有正事。

????“炎山在哪里,前辈?”伯阳问道。他之所以一直称呼前辈,是因为上古的记忆。

????神,本源自于人。既然修行也摆脱不掉时间的束缚,自然可以称前辈,而且很合适。

????“在遥远的西北部,比昆仑虚还要远。”白羊说道。

????伯阳沉默了一下。自己本来的目标是昆仑虚,可现在发生了如此多的变化,昆仑虚之行反倒不再是第一位的目标因为修行中悟到了很多非人的道理。

????“前辈,火能是我人族生命体的重要能量,适逢暗域力量的威胁,我们不可能忽略火能。所以,无论多么遥远,我等势必要拿到火能形体的控制中枢!”伯阳思虑后认真地说道。

????“好!不愧是帝君再世的分神形体!只是你想多了一些,其实很简单!”白羊朗声道。

????想多了?伯阳和姜小凤不知白羊是什么意思,但人家毕竟是神,何必质疑。

????果不其然,神就是神,如同山丹丹打开的那个神秘的通道,白羊也整了一个,起点就在圣火殿门口。

????同为神秘通道,白羊这个却是更加高大上:高度超过五丈、宽度超过十丈、脚下的路全是火。

????作为至人的伯阳,心里也很是紧张,心想即使你是火神,也不会从火中走过去吧?

????偏偏白羊从火中走了过去。

????姜小凤也从火中走了过去。

????伯阳张大了嘴巴,至人风采荡然无存。

????他试着踏入火里。“嗯,怎么不热?”

????“伯阳大哥,这火是幻象,走吧。”姜小凤回头笑了笑,伯阳的心跟着跳了跳,然后懂了。

????白羊走在最前,姜小凤居中,伯阳负手走在最后终于坦然。

????走了很久。伯阳曾经试图腾跃或者瞬移,最后确认这个通道和山丹丹整的那个通道一样,做不到。

????“这里只是移动,只有距离,没有时间。”白羊回头,看了看伯阳,淡淡说道。

????前面的姜小凤只是向前走,好像没听到任何话音。

????“啥意思?”伯阳看着姜小凤的背影,听着白羊的话,觉得好奇怪。

????只有距离,没有时间,意味着所有的过往可以都是无;意味着回到现实时,这个通道中的行程,等于从来没有发生过。

????伯阳想起了山丹丹激活的那个通道,好像不是如此高深。

????最主要的,有个问题,为什么自从进入通道后,自己就如同一个白痴一样?

????“这是火能通道,独立的。”白羊头都没有回,给出了答案,仿佛在这个通道中,它知道一切。

????伯阳懂了。想不到,能量也有分别心,也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通道,甚或自己的生命。

????一切存在都是生命。甚或,一念一息,都是独立的生命?

????这是个非常恐怖的想法!远远比姜小凤入圣时感悟的更加复杂。

????既然有距离,通道就有终点,一个光亮的出口出现了,但光亮是红色的,火红!

????走出通道,伯阳和姜小凤发现是一个山脚下。这个山脚不同于普通的山脚,山是火山,脚是火脚。

????炽热的红色、燃烧的火焰,以及隐隐绰绰的火色天空。

????火焰升腾,照亮着通道出口处能看到的整个世界;天空中泛着火红、大地上一片火红,以及火红的山、火红的树、火红的……生命。

????兔子是燃烧着的火焰、野猪是燃烧着的火焰,就连牛羊,也是火红的牛羊!

????这是个什么世界?伯阳和姜小凤感觉像是做梦。

????“呀,小羊羊,你是火神,还是水神?”一个声音像霹雳一样,在这个世界的空中炸响。

????你们很熟么?伯阳悲哀的望着空中出现的一个庞大的面孔。姜小凤终于躲到了伯阳身后。

????“小祸斗,你还是这么顽皮!”白羊淡淡说了一句,忽然身上冒出了火焰,如干柴点燃。

????那个庞大的面孔缓缓低下头,张开大口,把白羊身上的火焰深深吸了一口,咽了下去,打了一个饱嗝。

????“好吃!”那个霹雳般的声音再次想起。

????“每次来都得贿赂你,没有一点节操。”白羊鄙夷道。

????“呃,何谈贿赂呢,一点火焰而已。”那个声音说道。

????“来取个东西。”白羊抖了抖身上,想必是嫌弃刚才的贿赂。

????“取个东西可以,是东,还是西?”那个声音反问道。

????好恶心,好麻烦,好嗦!姜小凤心想。

????伯阳则如临大敌,他感觉好像不是很对劲。

????“圣火琵琶!”白羊给出答案。

????“滚!”天空中又响起了一声炸雷。

????“你吃了我的火焰!”白羊愤怒道。

????“现在不是以前,小恩小惠,回家哄你家娃娃去吧!”那个声音说道。

????……

????“该滚得是你吧?”姜小凤不知何时,飘到了最前面,正在那个庞大的脸孔下方。

????庞大的脸庞显然诧异了一下,望着下面这个渺小的人类,哈哈大笑。

????“你去死吧!”不等白羊阻止,一道红光冲向那个庞大脸孔中眼睛的位置。

????“哎,你这娃娃,好凶悍!”声音响起时,忽然传来了“轰”的一声爆炸。

????“呀,小娃娃,你身上带了什么?!!”凄厉的叫声传来,庞大的脸孔忽然模糊起来。

????“小凤!”伯阳喊了一声,他发现姜小凤不见了,而且,娃娃的称呼,似乎就是她!

????白羊愣了,它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

????片刻之后,它终于想起,玄珠忘了收回,在姜小凤身上!

????“可怜的祸斗!”白羊悲戚地想到,因为从来没有谁拿着玄珠打过架,姜小凤是第一个。

????至于姜小凤的无所畏惧以及暴脾气,全部源于她醉酒时感觉到的那份情意,不是情谊

????激动,颤抖,然后疯狂,直到那个叫祸斗的面庞达到极致讨厌时,一切就爆发了。

????“打死你!”姜小凤从空中落下来,嘴里还在喊叫。

????一个物件在姜小凤之后也落了下来,前面和后面都冒着浓烟,像是刚刚熄火的一截木炭。

????“啪”地一声响,木炭掉在地上,火星飞溅。

????“你大爷的……烛离……你这是带了个啥玩意,敢打老子!”木炭幽幽伤感道。

????姜小凤怔怔地望着手里的黑色珠子,努力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

????伯阳赶紧走过来,拉住姜小凤的手,把她藏在自己身后。

????“我,投降。”那截木炭说完,从地上忽然爬了起来,形体很像四足汪!

????白羊迈着方步走过来,自豪而骄傲。

????“这是祸斗,侍火神兽,比我年龄都大一千年,专门吃火的一个家伙,负责镇守炎山。”白羊介绍道。

????祸斗偷偷看了姜小凤一眼,心想是不是你害怕了。

????姜小凤狠狠看了它一眼,眼神犀利,祸斗赶紧低下了头。

????“祸斗,显域有大事要发生,圣火琵琶该现世了!”白羊严肃道。

????祸斗此时也平静下来,叹了口气,说道:“圣火琵琶如果现世,恐怕此世间再无宁日了!”

????白羊也叹息了一声,沉默不语。

????伯阳和姜小凤互相看了一眼,心里也是很不好受。

????是的,无法再安宁了。但如果躲不过的纷扰来了,我们难道要任它强暴?

????</br>

????</br>